吃美食走透透

關於部落格
多求的原因是貧窮,喜捨的結果是富有
  • 1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可是造化弄人

”方遠新只覺的心中暖洋洋的,想不到雍王對自己這些人的事情如今贊譽有加,他開口道:“殿下過譽了,主上雖然孤懸海外,但是心向中原,雖然仍然對大雍朝徵信廷心存怨望,可是每每提起殿下戰功輝煌,仍然是十分歡喜。”

雍王嘆道:“想當初,我和表兄也是童年玩伴,情同手足,可是造化弄人,如今已成殺父之仇,本王每次想起來都十分心傷,若是有可能,還請將軍勸勸表兄,就算徵信是為了后人,也不應該久居海外,表兄想必十分想念中徵信原山川秀麗吧,若是表兄肯回中原,贄情愿向表兄謝罪,任憑表兄是殺是打。”

方遠新眼神有些黯淡,道:“殿下深情厚誼,末將必定向主上轉達,可是殿下應該知道,主上最恨的不是殿下,雖然是殿下率軍擊破老侯爺的大軍,可是這也是老侯爺野心太大,不肯接受大徵信雍封賜的爵位的結果,可是若是老侯爺死在戰陣之上,主上雖然悲痛,也不會定要報仇雪恨,可是老侯爺卻是被那毒婦梵惠瑤刺殺,這種屈辱主上終生不忘,此仇不報,主上是死也不肯瞑目的。”

雍王又是一聲嘆息,道:“方將軍先坐下來說徵信話,這些事情以后再說吧,事情總有解決的一天的,但不知方將軍這次蒞臨寒舍,有什么需要本王幫忙的,只要不干涉社稷大事,贄絕不推辭。”

方遠新連忙又將求醫一事說了出來,目光中又是懇求又是擔憂,他自然知道這樣一來自己主上的把柄就被雍王握住了,可是無論如何徵信少主的一絲生機也不能這樣錯過啊。

果不其然,聽了方遠新的話之后,雍王李贄的神色有些猶豫苦惱,他剛剛坐下來不久,就又站了起來,負手在大廳里轉了幾圈,看看方遠新,又看看早已經坐在一旁,打著呵欠昏昏欲睡的江哲,終于道:“方將軍,本王也不瞞你,若不是江先生身體如此差勁,本王無論如何也要拜托他去一趟東海,可是可是自從他不幸遇刺之后,雖然將養了一年多,仍然是體弱氣虛,除非是一路上緩緩而行,稍有差池就要休息幾日,我才能放心他遠行,可是這樣以來,沒有個一年半載,只怕他到不了東海,這樣一來拖延日久,先不說本王實在不能少了他,這日子一長,這件事情必然傳揚出去,到時候又該如何是好,你也知道,其他人不是聾子和瞎子,到時候會發生什么事情,本王也無法預測,可是江先生是肯定到不了東海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